云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狐媚闺密做人体模特抢我男友7z

2019/06/13 来源:云南信息港

导读

画展里相遇的俊美男子  我想起次遇到阮逸尘,他玉树临风,眼神薄凉,站在我的画前,叹息一声。  是那声叹息让我回过头来。那是我与他次眼

画展里相遇的俊美男子  我想起次遇到阮逸尘,他玉树临风,眼神薄凉,站在我的画前,叹息一声。  是那声叹息让我回过头来。那是我与他次眼神的纠缠。  彼时,我是穿着格子裙子,留着黑长发的大三女生,在一个画展中入选了一幅画,而他是北大的研究生,陪朋友来看画。  过尽了千帆,他说,这幅画是的。他说的那幅画是我的,这让我无限感激。  我画了一堆残荷,起名《十万残荷》。他说,其实你只画了几枝残荷,为何要叫十万啊?  在心里。我说,我的心里是——十万残荷。  朋友吴过来,恰巧我们认识,于是拉了一起喝酒。这个城市,到处是烧烤和酒吧。朋友说,微凉很能喝酒呢。他转过脸来问是吗?我没有掩饰,说是的,喝醉后曾调戏男生,曾一个人喝过十瓶啤酒。以为会吓到他,他微微昂起头:我喜欢这样有个性有野性的女子。  那晚,朋友吴喝多,不胜酒力,被同学用出租车接回去。我和阮逸尘对饮着,我喜欢这样率真的男子,他一下子扭过我的脸,动作甚是轻浮,他说,喜欢我吗?  我没有犹豫,然后很干脆地回答:是。次见面,我们不顾一切地纠缠在一起了。  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他的背上。他笑着,背着我跑。那时,他还不知我的名字,残荷只是我的画名,我说,我叫微凉,以后,你叫我微凉吧。  你的味道好凄凉,有薄荷的清凉,他轻声说。  那天晚上,我把搞丢了,估计丢到了海边的大排档上,第二天,我便与这个人失去联络。阮逸尘的号码,我没有记得,在上。可他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里,清瘦,脸上有瓷器一样的光芒。  我忽然怅然若失,就是说,我很有可能,对他一见钟情。  这场镜花水月的爱情,就这样慌张地开幕。  彼时,我刚刚结束一场无聊的爱情,三年,一份死去的毕业后的去向。  毕业?学校说,他没有来拿毕业证。  为何?  死了。  死了?  这是一声惊雷,让人觉得刹那间天崩地裂。但校方一再强调,是死了,临拿证之前。  那么,那么,那么他与青虹的爱情,是演给我看?这样的演技,怎么会让我看不破?  再三天,历经千回百转,在香港兰桂坊,我与青虹面对面喝茶,她叫我,微凉,你真傻,看不出阮逸尘眼里的爱意,他的装,是因为太爱,而我试图真的勾引他,他说,我没有骨子里的清凉。  但,这一切,都已经是三年后。  我知道事情真相,一个男子,在染了重疾之后,以移情的戏法让我离开,然后一个人,悄然离去。  我吸了烟,薄荷的凉,阮逸尘说喜欢我抽烟的样子,有风尘气,我是为他吸的。这一支,凉到眼泪出来,止不住了,一片,又一片。  那泪里,有桃花的艳红艳粉,一片片惊艳里,是我的旧梦蝴蝶。原来,我一直以为是玩乐的爱情,自私又贪婪,却是他的真爱,一点一滴,他想到全是为我。

蜂窝织炎
策略塔防
小程序 开发 前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