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丧尽天良智障者失踪3年被发现在服刑

2018-10-13 08:46:19
丧尽天良:智障者失踪3年被发现在服刑

编者按:对智障者的伤害,近年来屡见不鲜。从黑砖窑中境遇悲惨的智障工,到丧尽天良的人杀害智障者、伪造矿难骗取赔偿金,再到现在的智障者“被坐牢”,一起起利用、剥削、甚至残害智障者的丑闻,不断地挑动着思维正常且怀有正义之心的人的神经。我们不禁要问:智障者的权益究竟应由谁来维护?智障者也是人,把人当人看,这些正确的废话真的能够落到实处吗?

河南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智障者吕天喜3年前无故失踪,3年后,家人却被告知他因抢劫罪在三门峡市一所监狱服刑。让吕家人侧目的是,吕天喜的服刑档案上竟是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且年龄相差19岁。

一个三里五村都知道的疯子,三年前离家出走。

三年后的今年7月11日,家人接到三门峡监狱一电话,称这位疯子刑期将满,让来接人回家。

这一幕让家人不知所措。智障的家人犯什么罪了?怎么会在监狱?为什么疯子入狱前走法律程序时家人一无所知?愤怒的家属向河南商报记者讲述了这一离奇故事。

吕天喜话语摘要:

(这些话听着很费劲,虽然话短,有些需要村民的“翻译”才能明白。)

记者:你多大了?

吕天喜:18。

记者:哪年出生?

吕天喜:前年。

记者:你叫啥?

吕天喜:吕天喜。

记者:你回来几天了?

吕天喜:回来一年多了。

记者:以前在哪里?

福晟钱隆尚品吕天喜:监狱。

记者:为啥住监狱了?

吕天喜:在洛阳抢劫了。

记者:在监狱美不美?

吕天喜:美。



吕天喜夹着一双鞋站在家门口

“围观”疯子

吕天喜顺着街道远远走来,弓着腰,迈着大步,腋窝下夹个东西。

围在他家门口的十多个村民起了骚动。坐在树荫下的一些村民赶紧站起身,走到街道中间,确认走来的正是吕天喜,哈哈笑说:“这家伙也不知道去哪里溜达一圈,居然回来了。记者你运气好,要搁到往常,你甭想这么容易见到他。”

吕天喜此前在监狱待了三年,从8月22日出狱至今回家不到一个月,街头村口邻村溜达的习性依旧。

他的家,平房上房,土墙围墙,木栅栏大门,门口一头老牛。走到家门口的吕天喜眯着眼睛,歪头看着村民,在门口石头上坐下,拿下腋窝夹的鞋和袜子,脸露傻笑,微张嘴巴,脱落的两颗上门牙处形成一大洞,像他家的木栅栏大门被人偷去。

“天喜,有人又来接你去监狱了,你去不去?”一村民开玩笑。

“去。”吕天喜知道是和他说话,张嘴回答,一说话跑风漏气,后面再说的什么,听不清了。村民们哈哈大笑。

吕天喜57岁的邻居婶子杜霞说,这人就是个傻子疯子,脑子有问题,你说啥,他跟着说啥,你要问他杀过人没,他也回答杀过人。

“坐牢、杀人,他都不知道是啥概念。”70岁的村民程天照也说。

吕天喜变身“田星”出监狱

吕天喜家住嵩县大坪乡宋岭村,今年34岁,没有上过学,未婚,单身。其父亲老实巴交,母亲既聋又哑还瞎,长年卧床,还有一兄弟,31岁,也没有成家。吕天喜自小精神智力不正常,三里五村都有名。

不过,三年前一天,“爱唱戏”的吕天喜离开村庄,不知所终。

“谁也没有把这当回事,他常出去四处窜,时间一长我们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了。”父亲吕都娃说,他带给村民的尽是祸害,不见了也好。村民们慢慢忘记了吕天喜。

可在今年7月,宋岭村村委会突然接到来自三门峡监狱的一个电话,称监狱里一个叫“田星”的犯人,自称是宋岭村人,即将刑满释放,请家人来接。

“得到消息,我们立马和三门峡监狱联系,觉得要出狱的‘田星’很可能是失踪多年的外甥。”说起吕天喜坐牢的事,他舅舅程建忠有点恼火。7月12日,程建忠包车赶往三门峡监狱,见到监狱方所说的“田星”,终获证实,“田星”即是吕天喜。

监狱警官告诉程建忠,法院判决书上该人叫“田星”,此人与外人无法交流,在监狱什么活都不干,也不会干,好在即将出狱,请尽快领回家。

法院判其抢劫罪 家人却不知

确定“田星”是失踪三年的吕天喜后,见多识广的程建忠陷入了迷惑。

吕天喜是怎么变身“田星”的?他又是因什么罪入狱的?家属怎么都不知道?释放证明书给了他部分答案。

这份2011年8月22日下发的释放证明书显示:兹有田星,男,1958年1月1日生,原户籍所在地河南省嵩县大坪乡宋岭村,因抢劫罪于2008年11月13日经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附加罚金1000元。现因执行刑满予以释放。

出生日期引起程建忠不满,“整得我外甥比我年龄还大,他的面相不老,办案人员看不出没那么大年龄吗?日期1月1日,明显是编造的。”

程建忠说,当时在监狱里,他们经努力曾一睹判决书内容:“田星”自称为嵩县纸坊乡宋岭村人,在档案卷宗的空白处注明有“痴呆”二字。

“吕天喜前言不搭后语,所有人一接触就知道他不正常,他会犯什么抢劫罪呢?”他说,即使吕天喜真的做了错事抢了他人财物,公安检察院法院等相关办案部门在办案时就没有发现他脑子不正常,让他负法律责任前要做精神病鉴定吗?对待这样一个人,相关部门在将其判刑入狱前,居然也不设法通知家属,这更是失职,“总之,各办案人员不负责任,致使不该承担刑事责任的精神不正常人入狱3年,是失职渎职行为”。

再往下面猜想,程建忠不敢了。他小声嘀咕,家属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在现场,会不会是他人犯罪,吕天喜被弄去顶罪了?

多方证实吕天喜精神不正常

由于至今没有权威机构的鉴定,吕天喜的智障和精神不正常,只得从村民和地方村委会去证实。

吕天喜家的户口本显示,吕天喜出生于1977年12月23日,户籍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委会会计刘庄子向河南商报记者证实,吕天喜自小智力不正常,几年前邻村发生一起命案,办案人员调查他,问是不是他杀的人,他回答是,后来调查出不是他杀的。村委会也出了书面证明:吕天喜自幼憨傻,无劳动能力。

和宋岭村距离不远的闫庄村众多村民都证明了吕天喜的“疯样”。闫庄一商场老板张志强在证明材料上写道: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民吕天喜,患有精神病,无劳动能力,多次出走,寻不到自己的家,于2008年走失,多年未归,家人四处寻找无音讯。

但在采访中,河南商报记者也得知,在家之时,吕天喜确有偷盗和抢劫邻居行为。杜霞说,2008年初,她家缝了一条新被子,转眼不见,后发现是吕天喜偷走卖了三四十元钱。

“他不会观澜府挣钱,家里没钱,天天在外,咋生活?都是靠偷拿,还经常当着村民的面拿。”另一村民说,也不知道疯疯傻傻的他咋样有了这个坏毛病,村民们都知道这点,可拿他没办法。

记者采访各方频频遇阻

一个疯子智障人,经过公检法各环节入狱3年,姓名出生年月都谬误,家属还不知道,这在法律上是说不通的。诸多疑问需要洛阳市相关部门解释。

程建忠说,在得到家属反映后,洛阳市成立了调查组,来调查此事,但对河南商报记者的采访,各方均相互推脱。

因为警务改革,洛阳市西工区公安分局撤销,在洛阳市公安局宣传处,一负责人称,他听说此事,不过,此事主要与法院和检察院有关,想了解情况,只能去这两个部门。

而主办此案的洛阳市西工区法院,负责和家属接触的李姓副院长说,采访此事需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洛阳中院却称,这是西工区法院自己的事,不用上级批准,可自行决定是否接受采访。

洛阳市人民检察院也已介入此事,牵头调查此事的李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们只是牵头调查,初步调查情况已经移交给洛阳市政法委。目前正在按程序对吕天喜做精神病鉴定,做出鉴定才能采取下一步举措。洛阳市政法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则称,此时还不宜接受采访。

程建忠证实,他在8月29日刚到洛阳市有关部门,递交了吕天喜的精神病鉴定申请。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胜利认为,姓名出生年月错误的吕天喜在监狱坐牢3年,家属不知,公检法部门存在明显失职,“对这类特殊人员,公检法部门发现后应该给予更多关怀,和其家属联系,且对其进行精神病鉴定,因为智障常会导致精神疾病,而不是草草结案”。

“到时候怎么向社会解释呢?”张胜利说,如果说吕天喜是入狱前就有精神病,那根本就不该负刑事责任入狱,公检法要为其3年牢狱担责,如果说是入狱后有的,那将又引起监狱和公检法部门的纷争,相关部门要对其赔偿。

官方回复称已成立调查组彻查

河南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胜利认为,姓名出生年月错误的吕天喜在监狱坐牢3年,家属不知,公检法部门存在明显失职。

2日,吕天喜的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洛阳市委政法委2日给大河网发来回复。

回复称,媒体报道的吕天喜事件引起洛阳市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迅速由洛阳市委政法委分管执法监督和纪检监察的两名副书记牵头,成立由公、检、法、司相关部门人员参加的专门调查组,对案件的批捕、起诉、审判、收押等各环节进行彻查。如果确实存在执法过错,要依法、依规、依纪严肃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同时,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对吕天喜案件启动再审程序,由西工区法院委托鉴定机构,对吕天喜是否存在智障进行司法鉴定,待司法鉴定结果出来后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

吕天喜就是犯了罪,也不该服刑

《刑法》第十八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从中可以看出,《刑法》已经对智障者做出了免除刑事责任的规找征地拆迁补偿律师定。

吕天喜是否智障,由于至今没有权威机构的鉴定,吕天喜的智障和精神不正常,只得从村民和地方村委会去证实。吕天喜家的户口本显示,吕天喜出生于1977年12月23日,户籍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委会会计刘庄子向河南商报记者证实,吕天喜自小智力不正常,几年前邻村发生一起命案,办案人员调查他,问是不是他杀的人,他回答是,后来调查出不是他杀的。村委会也出了书面证明:吕天喜自幼憨傻,无劳动能力。

和宋岭村距离不远的闫庄村众多村民都证明了吕天喜的“疯样”。闫庄一商场老板张志强在证明材料上写道:嵩县大坪乡宋岭村村民吕天喜,患有精神病,无劳动能力,多次出走,寻不到自己的家,于2008年走失,多年未归,家人四处寻找无音讯。

其实从村委会和村民的描述中我们不难判断吕天喜是否智障,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个法律鉴定。

公检法部门办案有漏洞

漏洞一:违背常识。释放证明书上显示田星是1958年1月1日生的,那么年龄应该是53岁。而吕天喜今年才34岁,相差了将近20年,从面相上看,很容易分辨出来。

漏洞二:过程蹊跷。对于一个“前言不搭后语、所有人一接触就知道他不正常”的嫌疑人,为何如此明目张胆地抓捕治罪?又何以明知故犯地在档案卷宗上留下“痴呆”这样授人以柄的证据?

漏洞三:连环出错。一起抢劫案的办结要经历侦查、立案、批捕、起诉、审判、收押等多个程序,按照司法的理论设计,这些程序环环相扣,互相监督制约。而吕天喜的智障很明显,很容易被识别判断出来,且有些司法部门已经发现了问题,如果所有的司法环节或哪怕只有任何一个司法环节能够保持正常的法治智商,那么,吕天喜早就应该被安排进行精神病鉴定,吕天喜案也该在某个智商正常的环节被强烈质疑,被审慎对待,被卡住,被推翻,被退回。

让智障者服刑是司法环节的集体沦陷

笔者一直以为,这世上有两种事情最无耻:一是把正常人当精神病人,另一个则是让智障者去当黑劳工。现在看来,笔者错了。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看着吕天喜的照片,听着他与记者的谈话,你会发现,他可能只有两三岁的智力。遗憾的是,这位自小智力不正常,三里五村都有名的智障者,却在监狱里待了三年,直到被莫名其妙的家人接回。这是何等荒诞!

“智障者刑满出狱”,不仅伤害了智障者吕天喜,也是当地司法系统的耻辱。我国刑法明确规定:无自主行为能力的人无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然而,智障人吕天喜却能经过公安、检察、法院、监狱等多个部门的重重把关,“顺利”服刑三年,这的确算得上司法领域的一个奇迹。

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它将形同虚设 。与赵作海案一样,吕天喜案同样也会极大地伤害河南司法系统的公信力。还原事件的真相,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这不仅是要给吕天喜一个交代,也是公众应该得到的回应。冤假错案的一再发生,不断暴露着现行司法体制的弊端。警察权力如何受到约束和监督、检察院应该扮演何种角色 、如何架构合理的法院体系、如何改进审级制度 、如何保证司法独立、如何追究司法人员的责任……是的,与佘祥林案、赵作海案一样,吕天喜案的教训也不能止于个案,它暴露的这些问题,应该通过司法改革得到解答。

吕天喜应申请国家赔偿

国家赔偿的本质是,当公权力对私权利构成不当伤害时,国家有义务向受害人道歉并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造成身体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减少的收入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五倍。

而且国家赔偿已经有先例,操作起来不是很难,吕天喜家人应该及早考虑。

结语:身患严重智障,却被法院判决服刑3年,且在监狱已经执行完毕出狱,这简直就是又一出现代版“窦娥冤”。期盼河南高院的调查能还吕天喜一个清白,切莫让法律形同摆设,叫人心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