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血色连环画

2018-09-15 11:58:31

于亚民继续搜索,很快又搜索出一件遗落物,是一本连环画册。连环画册是西游记中的《水帘洞》从封面一看,很有些古旧。

是什么人遗落的呢?于亚民继续搜索,就从连环画上搜索出三组清晰的密码信息。哦,这里就有主人了。于亚民就点开了一组,出来了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穿着小西服,打着领花,留着小分头,睁着一对圆溜溜的小眼睛,看上去有几分警惕。

“嗨,你是谁?”于亚民问了一句。小分头听问,滴里嘟噜说了一句。于亚民听着有点像日本话,就又问:“你日本人啊?”小分头点了点头。于亚民又问他:“你会说中国话吗?”小分头又点了点头。“那你用中国话跟我说。”于亚民又说。小分头又点了点头。

“哎,你叫什么名字?”“我的,山下太郎,别人都叫我小太郎。”“哦,小太郎,你看这是不是你的?”于亚民一指连环画说。小太郎看了看,摇头说:“不,王金宝的。”

王金宝?一听这名字,于亚民就知道是个中国人。又问小太郎:“你们是朋友吗?”小太郎点了点头。“想不想见他?”于亚民又问。小太郎又点了点头。

于亚民看他点头,就点击了另一组密码,果然又是一个小男孩,甭问,这就是王金宝了。小太郎一见,喜出望外,就喊王金宝的名字,王金宝也叫了声小太郎,他也很高兴。忽然王金宝问:“小太郎,水帘洞你看完了吗?”小太郎一指旁边的《水帘洞》王金宝看到了,就高兴地拿了起来,然后,两个人摽着膀子就要走。

故事还没开始呢,于亚民能让他们走吗,就点了一下鼠标,两个人就长了一些。这一长,小太郎忽然就不见了,只剩下了王金宝,可王金宝正哭鼻子。

“哎哟,哎哟,王金宝,哭什么呀?”于亚民有些奇怪地问他。“小太郎没还我水帘洞。”“为什么?”于亚民不明白,又问了一句。“他回日本了。”王金宝哭着说。哦,于亚民明白了,水帘洞就是这么丢的。于亚民不想看他为了一本连环画哭鼻子的样子,就又点了几点鼠标,王金宝就又长了两三岁,可还是哭鼻子,比前面哭得还痛。“哎哟喂,你怎么还哭啊?”于亚民皱起眉头说。

“我爸爸死了。”王金宝说。

“什么,你爸爸死了!怎么死的?”于亚民吃惊地问。

“叫日本人打死的。”王金宝说。

“为什么呀?”于亚民又问。

“他们说我爸爸把药买给八路了。”王金宝说。

“你爸爸、真把药卖给八路了吗?”于亚民又问。

“我不知道。”王金宝擦着眼泪说。

接下来,在一问一答的对话里,于亚民知道了:小太郎的爸爸叫山下根,是一名日本药商。王金宝的爸爸,是他药行的雇员。有一次,他把一些药,其中包括一些抗菌药,卖给了一个中国人。可是,这些药被日本宪兵截获了,查到是王金宝的爸爸卖给他的,就说他通八路,小太郎的爸爸山下根,就把他交给了日本宪兵队,宪兵队便杀害了王金宝的爸爸。

买药的是不是八路,王金宝的爸爸又是什么人,这个时候的王金宝不知道。于亚民就又点了几点鼠标,王金宝就变成了一个八路军战士了。

“吆喝,王金宝,成八路了?”于亚民笑着问他。王金宝一个敬礼,人也笑了。于亚民接着又问他爸爸的事。王金宝一下子变得严肃了,他说,我爸爸遇害后,我忒恨山下根,如果不是他把我爸爸交给宪兵队,我爸爸就不会死。所以,我就想着要报仇,杀了山下根。过了半年多,我终于找到了动手的机会。那天,山下根住在了药行的楼里,夜里,我就放了一把火,可是没把那个王八蛋烧死。我妈知道我烧了药行,日本人早晚得查到我,让他们抓到就得死呀,我妈就拉着我逃出来了,从城里逃到了农村。在农村过了一年,我17了,就参加了八路。

“哎,王金宝,你爸爸是地下党吗,那个买药的是八路吗?”于亚民又问。王金宝摇了摇头说,都不是。正因为不是,我才更恨他们。我爸爸那么给他们卖力干事,还是给他们杀害了,一群没有人性的野兽。

“后来你又见着小太郎了吗?”于亚民又问。

哦,见到了,是在一次伏击战中,小太郎被我们打伤了,当了俘虏。

“哦,小太郎也当鬼子兵了?”

是,他跟他妈回国后,过了几年,18岁那年他就当了兵,又来到了我们中国打仗。哦,日本的男人都得当兵,不为侵略我们中国吗?

“他没想到自己会当俘虏吧?”于亚民问。

没有吧,他们不都是武士道,号称天下无敌吗?他在我们的医院里治伤,开始很不配合。哦,抓到他的时候,他正昏迷不醒,要不然他就自杀了。他们不效忠天皇,杀身成仁吗。后来首长知道我认识他,就叫我去做他的工作,他见到我后很惊讶。我跟他谈了几次,他明白了,这才配合治疗,伤好了后,成了一名反战战士。后来在一次对敌喊话中,给鬼子的狙击手打死了。

“哎,你那本水帘洞,他没跟你解释吗?”

哦,他说了,他说回日本前忘了还我,就给他爸爸写了信,叫把水帘洞还给我,可是他正要出来寄信的时候,看见水帘洞在樱子手里……

“樱子是谁啊?”于亚民问。

哦,樱子是小太郎的妹妹,也和他还有他妈一块回日本了。他说要把水帘洞给我寄回来,可是樱子不舍得。

连环画的故事讲清楚了,被小太郎的妹妹带到了日本。于亚民觉得故事还没完,就又问王金宝。

王金宝接着说,我21岁那年当了营长。有一次,团长把我叫过去说,城里又调来了一个鬼子大队,准备攻打我们,但不知道具体时间是那天,所以首长让我进城侦察,我就化装成伪军进了城,没想到刚进了城,碰到了樱子!

“啊,碰到樱子了,她、她还认得你吗?”于亚民为他捏了把汗。

认得。当时我挺紧张,想赶块离开,可是她喊了我一声。我知道走不了了,只好站住了。不过还好,我有一身伪军服掩护。她走到我跟前,带着幽怨地说:“金宝哥,你把我忘了呀?”“没、没。”我假意说。“金宝哥,我一看水帘洞就想起你,一想你我就看水帘洞。”樱子眼里有了泪水。听她这么说,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就问她,什么时候又来得中国。她说快一年了。我问她回来做什么?她听后低了半晌头才诺诺地说,是随军妓女。啊,你怎么……,我不好把话说下去,是有点埋怨她。可是,她已经明白了,说,没有办法,强迫的。这日本军国主义,就是一群畜生,因为樱子才16岁!我愤愤的。

樱子忽然疑惑地说,你怎么穿这衣服了,你不不是……!我一听,赶紧摆手阻止了她的话,显然,她明白我的身份。她看看周围,没有人,又压低声音说,我听爸爸说,你是八路。我听了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忽然紧张起来,叫我快走。我也知道了,樱子不会出卖我,忽然我就想到了进城的任务,觉得樱子兴许能帮我的忙,就把她叫到了一个僻静处。我问她,能给帮个忙吗?她点点头答应了。我把想要情况跟他说了,她又点了点头。果然,第三天,她就告诉了我。回来后,我跟团长做了汇报,及时调整了部署,打了鬼子的伏击,击毙了一百多鬼子,一百多汉奸,缴获了一大批枪支弹药,取得了一个大胜利,城里的鬼子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后来,我又一次进城,是去搞药材,部队上缺药。我进城后,又见到了樱子,计划通过她从她山下根的药行搞药。可是她告诉我,山下根被遣送回国了。我问为啥?她说,是她爸爸不愿跟军方配合,得罪了军方,说他对圣战不满。回国后也不许外出,一直被监视居住。

听樱子这么说,我知道这条线不行了,只有另想办法。忽然我想起小太郎,就告诉了樱子,她落泪了。她说已经知道了,还说她爸爸妈妈也都知道。她还说,爸爸妈妈曾劝说哥哥不要当兵。可是,哥哥昏了头脑,还是当了,来到了中国战场。

说到这儿,樱子话头一转说,哦,金宝哥,你误解了我的爸爸。你知道吗,那次烧火,我爸爸知道是你干的,可是,他对外人都说不慎失火,没给军方借口。还有,你的爸爸,也不是我的爸爸,交给军方的,是军方硬把他抓走的,那个买药的人供出了他。那次,我的爸爸就差点被遣返回国。

王金宝听樱子说了这些,明白了,原来是自己错认的敌人。当时的日本人也不都是法西斯分子。王金宝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于亚民想继续下面的故事,在王金宝的密码上又点了点,可是王金宝的相貌没再变化,于亚民明白,王金宝就在这个时候牺牲了。于亚民忽然想到,王金宝的牺牲是不是跟樱子有关系?就又点击了第三组密码。樱子出来了,一脸的忧伤,正想王金宝说得那样,一个很年轻的日本小姑娘,真的没有20岁。樱子不认识于亚民,怔怔地看着他。

“哦,你是樱子小姐吧?”于亚民问。

樱子点了点头。

“哦,你知道王金宝是怎么死的吗?”于亚民直接问道。

樱子一听,眼泪立刻就下来了。她哭着说,她跟我分开后,在街上,碰到三个日本兵正糟蹋一个中国姑娘,他就开枪把他们打死了。可是枪声惊动了别的日本兵,围住了他。我知道日本兵会打死他的,就拼命地跑过去,想阻止日本兵开枪。可是,我还没到跟前,他就给打倒了。我冲到他跟前,喊他,他只睁了一下眼就死了。我无法忍受,拿起了他的枪对住了日本兵……!

空调包装箱
抚顺挖掘机零部件
时代城-海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