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仗剑万里 第七十三章 府内玄机

2020/02/15 来源:云南信息港

导读

仗剑万里 第七十三章 府内玄机穆凡在花草堆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是因为女子嗲声嗲气的一声哼。他暗骂:“妖精!”随后又连忙调整状态。

仗剑万里 第七十三章 府内玄机

穆凡在花草堆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是因为女子嗲声嗲气的一声哼。他暗骂:“妖精!”随后又连忙调整状态。

里面二人上演春宫,穆凡并没有看人搞这种事情的恶趣味。他一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来比较好。

他一剑劈烂窗户,由于剑很锋利,木质的窗户被劈烂了并没有发出大的声响。屋子里的二人正沉浸在巫山风雨中,根本没有精力注意这种细微的声音。

穆凡一拳打昏正在运动的小白脸,然后把他提着扔到旁边。

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脸色煞白,她刚要尖叫,已经被穆凡掐住了脖子。

穆凡没有松手,他皱眉道:“不要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

女子眼中闪着恐惧,惊慌的点了点头。她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看起来如同受惊的小兽。

穆凡向下看了看,他毕竟还是血气方刚的男子,看到美人赤裸裸的还是有些躁动。他用被子盖住女子,深呼吸了几口气,平复了躁动的情绪。

他慢慢松开掐住女子的手,问道:“帮主的住处在哪里?”

女子想了想。说道:“在后宅北边。”

穆凡用剑抵住女子的脖子,说道:“你不要自作聪明,否则你偷情的事就会人尽皆知。”

女子连忙说道:”我不会的,我说的是实话。”

穆凡的手微微用力,女子淡红色的脖子立即多了一条血痕。

“你和这个小白脸只能活一个,我只要一个人质。他已经昏了,由你来选。”他眼中闪着杀意,比起他以前少爷的眼神不知狠了多少倍。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

“我……想让他活下去。”

穆凡一愣,他本以为这女子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没想到她竟是个痴情种。

他当即改变计划,走到小白脸身边,拿出一颗丹药给小白脸服下。

做完这一切,他扭头对女子笑道:“刚才那是一颗火毒丹,想救他吗?”

“你,你……”

穆凡捂住她的嘴,厉声道:“你要是再大嚷大叫,现在他就得死。”

女子听了立刻老实了,他是她的软肋,没有任何原因,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

穆凡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会这么欺负一个女人。其实他喂给小白脸的丹药是普通的固本丹药,至于什么火毒丹之类的,只不过是吓吓关心则乱的女人罢了。

控制一个人的软肋往往比控制一个人的生死更可怕,穆凡相信有了小白脸牵制女子,女子一定会认真的为他带路。

穆凡把小白脸拖到床下,又把浴桶旁边的衣服丢给女人。他紧接着还原房间,使它看起来和男女厮混前的样子差不多。

女人早早的穿好衣服,靠着床沿,静静的看着穆凡整理房间。穆凡知道之前房间的样子,就说明他很早就开始偷窥了。女子想起穆凡面对她身体的表现,她一咬牙,决定鼓起勇气拼一把。

“我美吗?”

穆凡头也不回的说道:“挺好看的。”

女子把衣领向右下扯了扯,露出右边雪白的浑圆。她咬着嘴唇,眼波流转,嗲声嗲气的说道:“你难道连看奴家的勇气都没有?”

她的语气不像是在提问,倒像是在挑衅。

穆凡回过头,盯着女人的眼睛说道:“别再尝试了,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会让他活下来的。”

穆凡这句话并不是在骗女人,小白脸什么都不知道,是生是死都无所谓。女人就不同了,她看到了穆凡的脸,和穆凡说了那么多的话。不管怎么说,穆凡都不肯能放过她。

女人似乎还是不肯死心,穆凡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只要我能安全离开这里,一定会给他解药。你若是还这幅模样,我就再给他吃十粒。”

女子瘫倒在地,抬起头问道:“你说话算话?”

“我丁松说话算话。”穆凡收拾好东西后,认真的说道。

女子也知道这名字八成是假的,但还是将名字记下了,任何线索她都不能放过。当穆凡发现她偷情的事时,她就已经打算杀掉穆凡了。

穆凡拉起女子,说道:“好好指路把,你别想活捉我或者阴我,我的实力不是你能对付的。”

女子闭口不言,这种话题不需要接,不信任从来都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的。她小心翼翼的走在后面,为穆凡指定前路。穆凡打头阵,排除危险,躲避暗哨。

如此没多时,掌门李烈的院子就出现在眼前。

穆凡反身一把抱住女人,一剑摸了她的脖子。他用手紧紧捂住女子单打口鼻,女子呜咽几声

,就彻底失去了气息。

粘稠的鲜血弄湿了穆凡的手和衣服,他依旧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女子的头低到胸前。

他深吸一口气,把女子纳入储物戒指。他的戒指还是次装入死人,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什么负罪感,只是对自己的变化有些惊讶。

他意念一动,衣服便将血迹完全清除了,除了手上的血迹依旧有些刺眼,好像他刚才根本没有杀人。

“或许是面对死亡的次数多了,不敢再放过任何威胁了吧。”他自嘲的笑了笑,从袖子里取出手帕,用力的擦拭起来。

他将手举到眼前,好像上面还带着血迹。他的手早已洗不净了,擦擦只是为了自我安慰一下罢了。

穆凡小心翼翼的潜入掌门的住所,他像一只随时准备攻击或者反击的猛兽,密切注视着这里的一切。等他走遍了整个院子,结果什么都没发现时,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女人骗了他。

可是如果女人骗了他,引他到一个陷阱里,早该有人出手了。

他翻身借力上了房顶,躺在一根巨大的房梁上。从下面看,什么都看不出来。他默默的等待着时间流逝,等着猎物上钩。

一个半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穆凡躺在上面,精神高度集中。当一个紫衣男子突然从卧房走出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发现了一些蹊跷的事。

无疑,紫衣男子就是虎啸派掌门王烈,他此时气定神闲,整个人神采奕奕。王烈看起来五六十岁模样,满脸的褶子和稀疏的胡须,极好辨认。

穆凡刚刚探查过卧房,那里什么人都没有,此时突然从卧房里走出来一个人。以穆凡目前的了解,有三种手段可能做到。一是这个王烈也是那种飘忽不定的鬼魂,二是王烈会使用遁术,三是这里有传送阵。

不管是那一种情况,都说明其中有问题。

穆凡等到王烈离开屋子,连忙御剑从房梁上下来。他悄悄进入王烈的卧房,然后又爬上卧房的房梁上,等待王烈自己解开卧房的秘密。

他在房梁上待了半个时辰,逐渐听到虎啸派开始乱了起来。他料想是有人发现了女子的失踪,或者有人发现了床下的小白脸。

没多久,屋子里响起一阵脚步声,正是先前的气定神闲的王烈。不过是半个时辰,他就没了刚才的神采,慌乱和担忧爬满他的脸。

王烈东张西望,对周围充满警惕,他总觉得今夜很不对劲。他抬头向上方看了看,屋顶的房梁正是杀手暗探藏身的好地方。他施展轻功,踩着床弹到房梁上,发现什么都没有。

直到现在,他才放松警惕。他轻轻掀开床褥,里面露出一块石头。石头有半个床那么大,上面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咒。

穆凡趴着房梁上,将床上的事看得一清二楚。刚才他使用了遁术,这才躲过了王烈的探查。他打小便熟记奇门遁甲,这种临时组建的阵法他看得多了。他忍不住笑了笑,已然有了六七分把握。

王烈连捏六七个手印,石头上的符咒闪过一丝光芒。他散去手印时,石头上光芒大炽,一道闪光划过,他已经消失在屋子里。

穆凡没有从房梁上下来,他耐心十足的等着王烈再次出来。

过来一会儿,石头上又是一阵光芒闪过,王烈再次出现在卧房里。此时的他不像刚才那么慌乱了,看样子传送阵那边发生的事让他放下心来。

穆凡不由好奇传送阵的那边是什么呢。

门外传来敲门声,有人在门外说道:“掌门,我们搜遍了庄里的所有地方,依然没有找到六姨太。”

穆凡暗笑一声,怪不得那女人要偷情,恐怕这老头已经不行了。

王烈说道:“继续找,对了,那个小白脸的事就不要声张了。家丑不可外扬,偷偷把他做了吧。”

“是。”门外那人说道,随后便消失在夜色里,杀人去了。

穆凡并没有去就那个小白脸,丁松说话算话,又不是他说话算话,而且他只说要给小白脸解药,小白脸根本没中毒,自然就谈不上什么解药了。

至于丁松是谁,他好想依稀听爷爷提到过。貌似是玄门内年轻弟子的佼佼者,这种人知名度高,仇家和敌人多得是,用来顶缸再好不过了。

穆凡回想起刚才王烈和门外那人交谈时,始终没让那人进来。这偌大一个庭院,只有王烈一个人居住。可见王烈对这个简陋的传送阵的重视,这些不正常的表现,更加激起了穆凡好奇的心。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