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桃花非劫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云南信息港

导读

1、  有一个地方,很美,远离尘世。如墨远山,淙流近水。绿茵茵的草地,映衬着天空的碧蓝,白云悠悠,闲逸几番。不知名的鸟儿在枝梢上清灵歌唱,许

1、  有一个地方,很美,远离尘世。如墨远山,淙流近水。绿茵茵的草地,映衬着天空的碧蓝,白云悠悠,闲逸几番。不知名的鸟儿在枝梢上清灵歌唱,许多小动物在林间欢快的奔跑。  然而,一株老桃树,皲裂的树干,光秃秃的枝桠伸起,打破了这份美丽的谐调。丑陋的枝干,毫无生机的气息,显现着岁月流逝的萧条。  草绿了又枯,花谢了又开,老桃树却一直从未改变过。  “阿弥陀佛!”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游僧经过这里,他不顾满身的风尘仆仆,绕着老桃树走了一圈,平和的双目闪过一抹诧异。他微皱眉,思索良久后,展颜一笑。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既然遇上了,便是缘分。上天有好生之德,老衲便助你一助,且看你造化如何,我佛慈悲!”  他的话音刚落,早已枯死的老桃树仿若春天降临,从树干里蓬发着勃勃的生机,瞬间吐出一个个的花苞,并在枝头绽放。朵朵桃花娇艳,蝴蝶在枝间蹁跹,蜜蜂嗡嗡采着花蜜。  微风拂过,桃花的清香在这片天地间飘扬……  2、  飘飘荡荡的,仿若在梦中浮沉一般,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亦不知道我在哪里,只是无意识的沉睡着。  时间对我似乎没有意义,但我感觉得到过去了很久很久。依旧是在这种迷蒙中,一声佛号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沉寂湮没的思绪泛起,点点滴滴的记忆向我涌来。  我叫荆娘,我记得我死了,似乎是病死了。现在的我,没有身体,只是纯粹的一种意识。仔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没有传说中的曼珠沙华,没有奈何桥,也没有孟婆,这里,应该不是地狱。  桃红色的似是烟雾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身旁萦绕,有着淡淡的桃花清香,和我家后院里那株桃树一样的味道。我猜测,在我死后,我的家人把我埋在了我生前喜欢的桃树下。而我,现在是在那株桃树里。直觉告诉我,这些桃红色烟雾一样的东西可以让我重见天日。  我不想让我仅有的意识在这个世上消散,我的双脚要重新踏上土地,我要活下去。即使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因为有一个人曾经对我说过,执手相依,不离不弃。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阮元。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当我十六岁的时候,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做他的新娘了。可是,他要去考状元。他说,立业,而后成家。  京城山高水远,这一去,再相见,已不知是何年何月。我不奢望他如何的大富大贵,我只想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相依相偎一辈子。但阮元说,男儿志在四方,即使不能够保家卫国,也要为国家尽一份心力。  我无法说服他,就像他无法宽慰我一般。他走的那一天,我不愿去送他。隔着房门,他终叹息一声,说一句“等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泪水顺着脸颊滴落,我无力地靠着房门,默默哭泣。  离别的日子很难过,我挨着相思,守着阮元可能回来的方向眺望,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人,一天天的消瘦了。身体本就娇弱的我,更是大小疾病缠身。隐隐约约的,我感觉我等不到他回来了。  终于,一场风寒让我缠绵病榻,并终夺去了我的生命。临死前,我央求我的父亲把我葬在后院的桃树下。那里,曾是阮元和我喜欢的地方。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我希望他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他,从未变过。  “执手相依,不离不弃。”  我轻念这几个字,眼睛微热,我摸摸脸颊,却没有摸到泪水的湿润。我黯然,我现在已经死了,没有了身体。  我开始拼命地吸取那种桃红色的烟雾,我要复活,我要去找阮元。  3、  远山,流水,两间简陋的茅舍。  终于能够凝成人形,我便迫不及待地走出老桃树,然而,站在桃树下,我彻底愣住了。原先我所熟悉的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没有了踪迹。世间,早已是沧海桑田,往事全非了。一股落寞悲戚的感觉油然而生。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在我的背后响起,我转身,一个白眉,白胡子,穿着白色袈裟的老和尚正含笑望着我。  清朗的月光下,两张竹凳,一张木桌,一壶茶,两个茶杯,像是在专门等候我一般。  他扬起手掌,示意我坐下。然后,分别斟了两杯茶。  “施主,请!”  我咽下到嘴边的各种疑问,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霎时,苦涩在舌尖上蔓延开来。  “这茶,味道如何?还想再喝吗?”  整个过程,老和尚只是静静地看着,用那种看透世间一切的目光。  “很苦。”  我摇摇头,据实回答,却想不通他为何这般。  “呵呵,施主明白就好。”  他依旧微笑,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慢慢地对我说道,“其实,人生好比这苦茶一样,喝一次就够了。你说是不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轮回,重新开始一个人生?”  我直直地看着他,不语。  “你应该明白,以往你所熟悉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早已不在了。不要再奢恋了,不属于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比如这个世界。施主,离开吧,去你该去的地方。”  “不,我不离开!”  我站起身,坚定地反驳:“就像你说的,苦茶就像人生,既然我已经喝过一次了,那我为什么要忘记这种味道?相反,我要记住,牢牢的记住!轮回之间,前尘湮灭。轮回之后,我已不再是我,我只希望我就是现在的我。”  “施主,何必执迷不悟?”  “我既执迷,为何要悟?”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施主是聪慧之人,自不必老衲多言。”  我敛眸,半晌,我双手合十,对着老和尚鞠了一躬。“荆娘在此谢过大师指点之恩,只是,我真的不能放弃。”顿了顿,我望着满树的桃花,幽幽地说,“我还要等一个人。”  老和尚定定地望着我,问道:“不管他已轮回千百次?”  我咬唇,点头,“是的。”  “好,老衲已经明白了。”  我飞快地隐身进入了老桃树,生怕慢一秒,便会被老和尚那一双洞悉一切的眼睛望穿我心底的忐忑不安和犹豫徘徊。  “阿弥陀佛!”  庄严的佛号传入我的耳内,给了我安定的力量。只是,世间如此之大,我该到哪里去寻找阮元,或许已经轮回千百次的阮元?  “荆娘,我阮元对天发誓,我生生世世都要和你在一起,执手相依,永不分离。”  “你骗人!人死了之后,投胎的时候要喝孟婆汤的,经过轮回之后,你可能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怎么还能够在一起呢?”  “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呀,有一个一定能找到你的好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把我对你的满满的爱,变成一颗痣,放在我的掌心里,然后带着它去投胎,这样,你不就能认出我了吗?”  “嘁,我才不相信呢。这样的话,顶多是我能认出你,可是,你还是认不出我呀?”  “荆娘,你真笨,你和我一样带着掌心里的痣去投胎不就行了吗?”  “我才不要,我不要下辈子,我只想这辈子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没有尽头。”  ……  我举起我的右手,掌心里的一颗痣是那样清晰。没想到,昨日的一番稚语依旧在耳边回荡,一切却都已经成真了。  不,我不要下辈子,转世的你我,早已不算真正意义上的你我了。阮元,我一定要带着我们往昔的记忆找到你。你说过让我等你,这辈子我就一定要等到你,我不相信来生,我亦不要来生。  4、  我知道那个老和尚就是唤醒我的人,他现在就住在老桃树对面的两间茅舍里。  自从那晚之后,我再也没有从老桃树里出来过。凝成人形需要花费我太多的力量,我要去找阮元,我需要积攒力量。这样的日子,单调冷清而寂寞,还好有寻找阮元的信念支撑着我,才可以让我坚持下去。  老和尚每天都坐在老桃树下,诵经,念佛。悠悠的梵唱声在老桃树周围回荡,仿若一场心灵的细雨,缓缓地滋润着人的心田。我常想,若不是我信念坚韧,恐怕我早已随着这梵唱声,皈依我佛了。  时间悄然流逝着,我终于拥有足够的力量,在一个月光清朗的夜晚,我走出老桃树,打算离开。  老和尚表情肃穆,双手合十地站在我的面前,我无奈叹气。  “敢问大师,意欲为何?”  “渡你!”  他睁开双眼,炯炯的眼神与日月同辉。  我冷笑,“我不需要你渡。”  “阿弥陀佛!施主是否打算离开?”  “是的,我要去找阮元。”  “人海茫茫,何况他前往轮回之道,往昔亦是昨昔,你如何找起?”  我沉默,是啊,他说的对,人海茫茫,阮元又是在何方?  老和尚微笑,“你找到了他,人鬼殊途,又能怎样?”  顿一顿,他接着说,“你于他,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或许,你的纠缠,会变成他的一个劫难。”  我认真地思考着他的话,良久,我抬头,目光坚定地说,“不,我不会成为他的劫难,因为我找到他之后,我不会纠缠他,也不会打扰他现在的生活,我只是想去兑现一个诺言,我要对他说,他让我等他,我真的等了……”  老和尚念一句佛号,问,“只是如此?”  我点头,“只是如此。”  “红尘滚滚,施主何必执着于一个虚无的念?”老和尚叹道。  “大师口口声声说要渡我,难道你的所为不算是在执着于一个虚无的念?”我冷声问道。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他低头默念几句佛偈,而后毅然说道,“可是,我依然不能让你离开。”  我不愿再与他纠缠下去,便猛然向他攻去,“那便得罪了,大师!”  他执起佛珠,嘴里念着佛经,在我离他一米左右的时候,他的身上金光大作,我用手掌遮住眼睛,苦苦支撑,却再不能进他一步。  “施主,我本不愿为难于你!”  嘴角有桃红色的液体溢出,浑身像是被针扎一样难受,我倔强着不肯低头,“可是,你一直在为难我。”  老和尚不再言语,快速念着什么,他身上的金光更盛,我终于忍受不了,被震开十几米之后,掉落在地上,吐出几大口桃红色的血液。  “阿弥陀佛!”  我抹去嘴角的血液,他走近我,似是打算就此超度我往生,我看出他眉间的犹疑,便抢先问道,“大师可曾说过要渡我?”  老和尚点头,“是!”  我不顾身体的虚弱,大笑道:“人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难道大师便是如此慈悲,竟打算不顾一切,强行渡我?”  他顿住脚步,苦笑道,“施主莫要如此嘲讽……”  我努力挣扎着站起来,我知道他还未拿定主意,然而,我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坏的打算,大不了宁为玉碎。  “见到阮元,你只是要兑现等他的诺言,而不会纠缠于他?”老和尚很认真地问我。  “是!”我亦是很认真地回答他。  他双手合十,“可否再等一天,明晚,老衲给施主一个答复?”  我勾起唇角微笑,“好!”  5、  “这是什么?”  一面很普通的铜镜,时间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淡痕。当老和尚捧着它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疑惑地问道。  “幻梦!”  “幻梦?”我仔细打量着,古朴的镜身,古朴的镜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没有回答,只是带着高深莫测的表情,虔诚的将铜镜镜面向上放在老桃树的木桌上。明月高悬在天际,初始,铜镜只是静静地接受月光的照耀,然后,铜镜像是有着什么引力一般,所有的月光都向它涌来,一瞬间,铜镜成了一个聚光体。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很久,很快,铜镜便恢复如初。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老和尚一脸的无动于衷。当我再次把目光放到铜镜上的时候,镜面动了,仿若微风泛起的水波,粼粼的波浪荡漾,一个模糊的人影在镜面里出现,渐渐清晰。  “阮元……”熟悉的眉眼的间距,熟悉的微笑的弧度,正是我朝思暮想,日日等候的阮元。  “你进入幻梦便可以见到阮元,不过,阮元早已经过六道轮回,并且,你只是出现在他的一个梦里。”老和尚开口解释道。  我贪婪地望着阮元的脸,即使只是一个影像,“谢大师!”  他摇头,“举手之劳!”  不再迟疑,我化作一缕烟雾,进入了幻梦。还是多年前的那颗老桃树,我还是那个多年前的荆娘,一抹消瘦的青影,背对着站在老桃树下,他还是多年前的那个阮元吗?  “阮元……”我轻唤,似乎用尽了我多年积蓄的感情。  他回头,对我微笑,暖暖的温度一如既往。“好熟悉,这颗桃树,这个场景……”他一脸的迷惑不解,“在下程远,不是姑娘所说的阮元,只是,这里是哪里?”  泪水从睫毛滴落,化为一朵娇艳的桃花,我痴痴地望着他,“这是在你的梦里。”  “梦里?”阮元,不,是程远,他抬手接住从我脸上滴落的桃花,“那你又是谁?为什么哭泣?”  “我是谁?”我喃喃着,泪意更加汹涌,“对你而言,我只是一个陌生人。我哭泣,是因为我爱的人不记得我了,他忘记我了……”  程远看着哭泣的我,有些无措,“我想,他一定不是故意的,姑娘,你别哭呀……”  “你说过要我等你的,我一直都在等你,可是,你为什么不回来?”朵朵桃花在我周围萦绕,微颤的花瓣,似是我心里的悲鸣,“阮元,你说过我们要执手相依,不离不弃的,你现在又在哪里?” 共 57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泄的护理保健有三大方式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