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华为董事长任正非简历任正非占华为多少股份

2018-08-07 15:10:18

提起任正非先生可能很少有人知道,那么提起“华为”呢?身为华为董事长,他或许木有马化腾那么出名。不过却不比他逊色,让我们来看一下任正非先生的创业故事吧!华为董事长任正非简历,任正非占华为多少股份?

华为总裁 任正非

1944年:出生于江苏

1978年:从部队转业

2000年: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为中国50富豪第3位,个人财产估计为5亿美元

1987年创办华为时,华为总裁任正非已经43岁。毫无疑问,这个年龄的人性格和价值观都已固化,具备了成熟的理解、判断能力。这是大多数代民营企业家的共同特征。那么,这个时候的任正非已经拥有了什么样的性格和价值观呢?华为总裁任正非一生刻意低调,因而身世异常神秘。关于他的个人经历流传着很多种版本,但他从来没有不正面回答,就连与他朝夕相处的高层管理人员也是一知半解。本书讲述的是已经离职的华为高层人员和现在仍旧在任的几名华为中层管理人员比较认同的说法。

华为总裁任正非祖籍浙江浦江县。据《我的父亲母亲》记载:华为总裁任正非的爷爷是一个做火腿的大师傅,华为总裁任正非父亲的兄弟姊妹都没有读过书。由于爷爷的良心发现,也由于爸爸的执着要求,爸爸才读了书。任母虽然只有高中文化程度,但是受丈夫影响,通过自修,当上了中学教员。1944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出生于贵州安顺地区镇宁县一个贫困山区的小村庄。世界的黄果树大瀑布就在那里。虽然是农村,却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家庭背景是任正非一生个决定性因素。中国的知识分子对知识的重视和追求,可谓“贫贱不能移”。即使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华为总裁任正非的父母仍然坚持从牙缝里挤出粮食来让孩子读书。任正非凭借其才智和能力,完全可以在养猪行业获得成功,也可以成为一个能工巧匠,但是对知识的追求,使他进入了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

33岁参加全国科学大会,华为总裁任正非对知识的追求,在进入部队之后,落实到技术钻研。当时贵州安顺地区有一个飞机制造厂,是个军工企业,身为通讯兵的他被抽调过去,参与一项代号为011的军事通讯系统工程。当时中央军委提出要重视高科技的作用。华为总裁任正非上进好学,有多项技术发明创造,两次填补国家空白。因技术方面的多次突破,被选为军方代表,到北京参加全国科学大会。时年33岁。看了这些经历,我们就不难理解,华为总裁任正非从部队转业后会选择一家电子公司,而在创办华为的时候会选择高科技含量的电信行业。1992年,华为总裁任正非孤注一掷投入C&C08机的研发,虽然是形势所逼,也可以看出他对技术的重视。当时身处房地产热和股票热的核心地带,华为总裁任正非不仅不为所动,而且对于股票和泡沫深恶痛绝。其实在他内心更多的是对知识、技术和真才实学的尊重。同样,把“保证按销售额的10%拨付研发经费,有必要且可能时还将加大拨付比例”写进《华为基本法》,也体现了他以技术立身的理想。在《华为基本法》的起草和讨论中,产生了一个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有重要影响的概念——知本主义。民营企业的资本积累过程非常缓慢,原因就在于积累手段的缺乏,既无资金,也无资源,也无技术。起始资本都非常小,不足以迅速滚大。因此只有依靠冒险、机会甚至“打擦边球”。华为总裁任正非总结华为的资本积累说:“华为在创业时期,没有资本,只有知本,华为的资本是靠知本积累起来的。”即使从现在来看,进入资金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对民营企业来说,仍然是冒险,成功是奇迹。

对于一生而言,贫穷是老师,它教会人生存。贫穷有压力除油滤料
,使人的脊梁比一般人都硬些,坦然吃苦、不屈不挠。在我国许许多多的民营企业家身上,都可以找到贫穷的影子。而他们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品质,往往就是创业时期的“精神爆点”和凝聚力所在。因此,有人把贫穷称作成功者的“财富”。1992年,华为员工已经达到200多人。这一年冬天,公司到深圳经济特区外的西乡开会。开完会回来的路上,车子陷进了泥坑里。华为总裁任正非二话不说,个下车,脱掉鞋袜跳进泥坑里推车。于是公司的其他人员也纷纷下车,合力将车子推出了泥坑。

很多老员工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仍禁不住精神为之一振,充满向往。张建国认为,华为总裁任正非的这种精神弥补了当时公司物质极度短缺的劣势,使得大家都为一个美好的明天而齐心协力。“那种情景恐怕只有在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才能见到。在华为历史上,也很少再有第二次。”当时的华为公司,就在深圳南山区南油工业区里一栋七层高的破旧大楼的五楼。后面是一栋名叫亿利达的大厦,一家名为深意压电的中意合资公司占用了整栋大楼。当时,刚到华为公司的张建国对深意压电公司充满了景仰之情——当时在张建国的眼中,深意压电的规模太大了,他甚至幻想过,如果自己也能到这样大规模的公司里上班该有多神气!终于,张建国的愿望变成了现实。10年后,华为年销售额已经达到200多亿元人民币,公司总部搬到了深圳龙岗坂田华为工业园。张建国偶然一次回到华为公司起家的那栋大楼时,发现后面的深意压电公司仍旧是那么大,仍旧是在那栋大楼里。“10年了,它还是那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张建国情不自禁地说。家徒四壁,唯“中华有为”华为公司早的办公地点是深圳湾畔的两间简易房。后来才搬到南油工业区。当时所在的那栋大楼每一层实际上都是仓库型的房屋。华为公司当时就占用了十多间仓库。在仓库的另一头用砖头垒起墙,隔开一些单间,员工就住在这些单间里。仓库很少有窗户,这些隔开的单间更是没有阳光,隔墙只垒了一人高,顶上是空的,方便空气流通及采光。这样,大家就不用怕忘记带宿舍的钥匙了,从仓库这边翻墙过去就可以了。仓库里到处堆放着从香港公司进来的交换机配件、组装好的整机,员工们在仓库一角开发用于作配件的板件(SKD),将买来的配件组装成整机.............

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近接受了BBC的采访,除了谈及公司治理和行业愿景外,还谈及了自身经历并回忆创业历程。在谈到美国市场对华为的审查时,任正非说,从来没觉得美国对我们不好,我们会以开放的胸怀面对一切问题。

而在被问到自己为何始终保持神秘低调,不愿接受媒体采访时,任正非说,“我不神秘,我又不懂技术,财务,管理,我就是坐在他们的车,拉一拉,我没有想象中的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所以不亮相。”

在公司治理的问题上,任正非透露,去年华为搞了个“坦白从宽”活动,有4千到5千人来坦白,坦白的人都不是“小兵”。这说明我们内部的治理还有很多要做,还有贪腐现象,但我们的管理能力在提升。

在谈及自己现在的压力时,任正非则坦率地说,“我的压力是发展太快,赚得太多,如何去解决分配问题,是个大难题。”

关于股票和激励

我们有八万多股东,全是员工,没有一个非员工,我的股票多,没有比我更大的了,但也只占公司的1.4%。所以关于华为公司可能有些方面有误解,国内也会有误解,国外也会有误解,但是我认为,只要我们坚持努力压力杆
,身份终会被证明的,没有必要费这个精力解释身份,放弃了生产、销售,放弃了赚钱,那我们怎么活下去?

我们现在是一个中国公司,我们肯定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我们肯定热爱祖国的,但是我们不会去危害别的任何国家。我们在全世界都是遵从法律的,第二,我们也有道德遵从委员会,有40多个道德遵从委员,民间选举的,大家的道德要遵从这些国家的规则,不能去违反这些国家的规则。所以我们在全世界的发展态势很好的。

华为成功的秘密

我认为点,华为没有秘密,第二个,任何人都可以学,华为也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依靠,也没有什么资源,唯有努力工作,才可能获得机会。但努力工作首先要有方向,这个方向就是为客户服务。

因为我们只有一个来源,就是客户口袋里面的钱,我们要对客户不好,就拿不到这个钱,老婆也要跑了。

所以说我们要拿客户的钱,又不能用非法手段,又不能抢钱,只好做服务,把产品做好。市场经济两个要素,为客户服务,没有人做不到。

我们除了比别人少喝咖啡,多干点儿活,其实我们不比别人有什么长处,就是因为我们太晚,我们成长的年限太短,积累的东西太少,我们得比别人多吃苦一点,所以我们这有一只是芭蕾脚,一只很烂的脚,我觉得就是华为的人,痛并快乐着,华为就是那么一只烂脚,不给社会表现出来我们这只脚还挺好,我们这个广告可能在全球大规模的做,刚刚开始启动,就来解释我们走向了社会,走向了这个东西。

静心,是父亲任摩逊、母亲程远昭给任正非的熏习。致虚极,守静笃。静归根,守常明。

原初花园是一个人的智慧之井自卸半挂车的价格
。在创业,“一次正式的进军”之前,任正非已具备了所需要的所有东西,等待的只是挑战或者唤醒。

任正非家的生活艰辛,“亲亲”之爱却异常富有。父亲任摩逊放下名利,专注教育,家安顿好,就是匹夫对国家安顿的担当。那份定力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任正非就没看过父亲发急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意识到了那是一种对人和社会本质的把握。“文革”中,他学着父亲的“不要随大流”,静下心来,发现了主义盛行的中国需要的是科教兴国。他把自己的心神,都收到科学技术上来了。而日后的华为正是沿着科技和教育这两条轨道前行。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母亲程远昭却常常能在没有米的窘况中,不断变换出希望来。作为老大,他更多地观察和体味到了母亲的不易。他发现母亲重要的品质是有一颗静心。母亲话少。每天有那么多事要做,每做一件事时,都那么全心全意。母亲的静心担大任,给任正非很强的启示:“无事心不空,有事心不乱,大事心不畏,小事心不慢。”

静心,是任摩逊、程远昭给任正非的熏习。这让任正非性格中有种独特的清静。他不喜欢话多的人。多话常常是一种干扰,干扰了那颗做大事需要的静心。诚可谓,世间没有小人物,只要发大心,就是大人物;世间没有大问题,只要虚其心,就没有大不了的问题。这种性格的形成,推助他日后创建华为并把华为带领进数一数二的公司行列中。

在任正非成长的家庭中,双亲给了他无尽的爱。一家人的关系是如此密切,以至于任正非在后来对员工的评判标准中,将孝顺放在首位。他的那篇《我的父亲母亲》,也一直为中国商界所传颂,影响着一代一代的企业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